法制类电视节目越来越多十几年前是很少有。是故意制造恐慌、让人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10-15  浏览 次  

  法制类电视节目越来越多,十几年前是很少有。是故意制造恐慌、让人没有安全感?还是为了迎合观众的需求、普及法律,为人民利益着想?

  我妈就是这类节目的忠实观众,也算是一个典型代表吧。每天午晚餐时,她都会看这类节目,中央台地方台的全有,看的津津有味。她不只是在看故事,而是对案件的描述与发展有自己的想法,通常她会说“这是xx的责任,因为xxx”。也许这不算什么,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做出自己的判断。特别像我妈这样的快要退休的中年女性,她们是很乐意去听别人的故事并发表自己的评论的。

  去年的时候,家里因为遗产分配问题起了争论。我妈是个与世无争的人,不想在遗产上过多要求什么,但她却出乎我意料的去咨询了律师。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虽然不要什么,但总得知道自己能要什么,还向我列举了一大堆合同遗嘱的法律规定。末了,她说,今日说法上这样的事挺多的。

  我想,这类的法治民生节目是一种普及法律法规的极好的途径。不敢说我妈不看这类节目就是法盲,但看了在有事的时候她总能从法律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我妈是这样, 相信很多人也是这样。所以,应该感谢这种节目的出现,因为它告诉老百姓,当生活中出问题的时候,怎样处理才是最恰当的办法。

  在点滴推进的过程中,产生了对法制类电视节目的需求,这些法制栏目通常贴近生活,用叙述案件事实的方式展示法律在生活中起到的作用。

  法制类电视节目基本都是立足于案件事实本身进行播放,在具体的描述中,会配合电视效果做一些调整,但,这不是故意制造恐慌吧。

  至于观众的需求,我是认同的;为人民利益着想这句话还是建立在观众需求和电视台收视率的基础上再谈的,一个电视节目非得扯上为人民利益着想有啥意思。

  法制节目,和其他电视节目一样,追求的是收视率,既然是追求收视率,节目的制作便完全以迎合观众而制作,纵观各地电视台的所谓法制类节目,哪个不是寻求离奇的情节,夸张而带有引导性的拍摄、剪辑,从而满足观众的恶口味。

  首先,满足观众看热闹的需求,热闹不是天天有看,现在守着电视机就可以把每天本地、外地的热闹看个够,这也就是为什么俩夫妻吵个架,汽车追个尾能引起几十百把号人的围观;

  第二,满足观众的窥阴癖,世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比如某某和自己的姨妹子搞上了,某某发现自己的儿子是老婆跟隔壁老王生的... ...节目中的情节越离奇,猪脚吵闹或者哭闹得越厉害他们越觉得好看。

  因为观众恶俗喜好整体市场很大,当找不到足够的素材的时候,电视台往往找人来演,情节完全自编自导,充分发挥黑暗想象力,这种事很多,据我所知,我所在城市的政法频道大约有4-5成的节目是找群众演员做出来,桥段套路就那几个,比如某某结婚后丢下老婆孩子,老婆找频道求助,频道带着老婆找到老公,老婆一副可怜相要老公回去,老公很冷漠....;又比如老年夫妻闹离婚,一个死活要离,说对方跳舞的时候跟某某年轻妹子(小哥)好上了,然后记者为了“求证”,带着一方去找小三,拍原配与小三的斗争,拍要死要活... ...

  回到题目,法制类节目你看完后觉得自己的法律知识增加了吗?节目结尾,刑事案件就是一句“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的外行话(学法律的人一看得出这句话本身就有违法制精神),对于家庭纠纷类结尾就是句“希望某某珍惜某某某...”之类的屁话。你说这跟普及法律和人民利益有什么关系?

  PS。越是政法节目多的电视台,越不守法,记者编故事就越没底线,因为他们因为工作原因跟司法系统的熟。本地的政法频道新闻采访车,右驾的走私套牌车,政法频道新闻采访几个大字印在车身不够,还要做快牌子放在挡风玻璃下,唯恐人家不知道,在路上经常看到这些车闯红灯、乱停车、乱插乱挤。倒是本地几个全国有名的电视台,人家在公共场合很少见到把自己单位、职业贴在车上的。话说,做得好的电视台,广告费赞助费都赚得手软,谁去天天报道东家长,西家短的事?而这类节目的主要观众都是些40-60岁的阴暗大叔大妈,大部分处在社会的底层,这个群体能给电视台带来多大的收益?所以,以政法节目为主的电视台基本都是底层电视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饭都吃不饱的电视台,为了生存,哪个管他社会责任,守法普法和群众利益。在这里记着=妓者。

  因为有消费市场,所以多,这都是跟着消费者来的,弘扬什么正义,普及什么法律作用有,但不是出发点。本质上这些节目和相亲类娱乐类没什么区别,受众就是30~50这帮生活乏味唯恐天下不乱的猥琐大叔,所以你看看节目,百分之九十的内容就直接是一个比较粗糙的刑侦剧。